黯淡上揚: 鄺鎮禧 個展

15 February - 12 April 2020 TKG+ Projects

開幕酒會

時間|22 FEBRUARY,  4:30 p.m.

地點|TKG+ Projects 台北市 114 內湖區瑞光路 548 巷 15 號 2 樓

 


 

 

「讓固有傾向依然傾向固有,從個別事物提取黯淡。」

-鄺鎮禧

 

 

鏢靶與飛鏢,淹沒與度量,黑色與透明,挪移與空缺,在符號及文本霸權壟罩的當代生活中,多數的對抗都顯得徒勞,藝術作品在社會系統中所呈現黯淡的不明狀態,因結構的吸納而強化了符號本身,也注定了創作的行為必須具備更高的能動及戰略性,才可能突破僵局。如何在穩定的秩序中提取元素,製造混亂使符號得以鬆動,讓黯淡的對抗得以被辨識、思考及判斷?在鄺鎮禧的觀念中,除了突顯單調事物裡的細節,令觀看進入揣測及疑惑的隧道,在黑暗的低頻震動中反覆提問外,唯有不斷反覆這思辨狀態,方能上揚並凌駕於符號理所當然的制約之上。

 

本次鄺鎮禧個展「黯淡上揚」將展出八件作品,透過其自述[1]所提供的線索,使得看似熟悉但又不明確的物件得以進入視覺曖昧及黯淡的識別狀態,在矛盾中建構觀看及徒勞的意義。在鏢靶與飛鏢的關係裡,在射中靶面作為兩者意義連結的動作中,一旦改變了兩者的物質與接觸狀態,這樣的局面,就如同觀看的第一心理狀態,意義,從來不在於給予者,而自生於觀者的思考運作中;在標示著水量刻度尺的衡量裡,顛倒了度量的座標,那關於淹沒的恐懼,令災難得以被重新定義,究竟災難來自外部事物,抑或內在的觀看;簽名,除了確認名字作為一種識別的意義外,在重複簽署並層層覆蓋掉符號本身的過程,如何延伸出新的形體去觸碰矛盾,在不明的狀態下持續閃爍著疑惑;站在一扇扇的落地玻璃窗面前,窗面移動的過程,總有著空缺的痕跡,這空缺不只來自於空間與空間的矛盾,而在於玻璃刻痕中一場災難曾經(抑或是當下)的缺席。

 

讓固有的結構,在形體上持續著固有熟悉的外在,進而擾亂事物本身的穩定,為的是讓混亂的運作上升至主導的位置。在「黯淡上揚」裡,對既有的符號、秩序反覆裁切,提取元素並再次賦予創作的行為本身力量,是鄺鎮禧面對世界的思考方式,也是其細心調配出的辯證路徑。在反覆的提問與呈現衝突的關係中,我們將於黯淡的狀態下反覆踏空,在浸沉的觀看裡悠然上揚。

 

TKG+ 榮幸於 2020 年度介紹藝術家成員 鄺鎮禧,期望透過其創作聯結 TKG+ 對當代藝術中的美學思考,進一步探索香港與臺灣在地緣及社會狀態下,視覺文化裡的共鳴與差異之表現。鄺鎮禧生於 1987 年, 2009 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現於香港生活及工作。鄺氏的作品以素描為主,並偶然地產生多種呈現方式,如錄像,動畫及裝置。他關注事物運作及物質構成層面,並考慮當中可能作出的干涉。近期個展包括《黯淡上揚》, TKG+ Projects ,台北,台灣(2020),《低度處理》,弔詭畫廊,高雄,台灣(2018);《 Sidestep 》, Last Tango ,蘇黎世,瑞士(2018);《遠離那些石頭》,安全口畫廊,香港(2017);《 Back unsay shades can go 》, Asia Now Paris,安全口畫廊,巴黎,法國(2016);《 Back and Forth // Left and Right 》, Artissima ,安全口畫廊,都靈,意大利(2014);《 Dust and Scratches 》,台北藝術博覽會,安全口畫廊,台北,台灣(2012);《環繞迥旋》,安全口畫廊,香港(2012);拾遺,安全口畫廊,香港(2010)。重要聯展包括《借景》,牛棚藝術村,香港(2019);《折紗》,馬凌畫廊,香港(2019);《今天應該很高興》(泰康空間,北京,2018)、《逆光:雙城取樣》(有空間,深圳,2017)。



 

[1]      鄺鎮禧作品自述:    

•        眩目色彩標明著解脫。

•        牢固結構的顫動為柔軟步伐注入壓力。

•        持續促成難免的相遇來表現克制。

•        錯置標準後便可為任何輕微狀況賦予緊急的名字。

•        脫離昧於平衡的尾巴 ,重心及尖銳分解為碎末 ,準確撫平目標成悶局。

•        基於透明而產生的陰影。

•        散漫的外延囿於多重確認。

•        虛構抵禦痕跡刻劃出自身纖薄,每次挪移皆更新著空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