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史.X: 薩望翁.雍維 個展

26 September - 21 November 2020 TKG+

展期
26 SEPTEMBER - 21 NOVEMBER 2020

 

開幕

26 SEPTEMBER, 4:30 p.m.

TKG+ 台北市內湖區瑞光路 548 巷 15 號 B1

 

 


 

 

反史學、批判以緬族為中心的主流歷史述事,一直是薩望翁.雍維(Sawangwongse Yawnghwe)的創作核心。雍維的作品虛構與現實交錯,源自歷史場景與家族照片,以及父親去世後留給他的隨身筆記,並透過縝密的研究,與緬甸學者、人權份子、記者及作家互動。他運用研究調查方法切入哲學問題,思考當少數族裔敘事遭到瓦解和抹滅時,歷史是否還具有意義;同時批判現代主義與資本主義的結合,成為了民族壓迫的超級源頭,試圖描繪其中的矛盾、政治流動與後續影響。

 

撣族(Shan)及緬甸其他少數族裔數十年來的流亡,相較於一般認知的法律定義,多了一層離散(diaspora)的心理狀態,不只是因政府迫害而離開自己的土地,更多的是家鄉已不復在、無從返鄉的愁緒,雍維始終沈浸在一種從未擁有的失去之中。而家國意識的匱乏,使其靈魂無法完整。如同紀傑克(Slavoj Žižek)在其著作《Absolute Recoil: Towards A New Foundation of Dialectical Materialism》(2014)所提及,麥爾坎.X(Malcolm X)將X作為自己的姓氏,旨在表明當奴隸販將其祖先帶離故土時,剝奪了他們的家庭、種族根源和文化世界,而其關鍵並非動員非裔族群為回到非洲而鬥爭,而在於抓住X所提供的機會 —— 一種未知的新(匱乏)身份,這種身份便是從永遠失去根源的奴役過程中所產生的。

 

靈魂的傷口無法癒合,亦無法再次完整,以 X 作為拆解X本身的對象,在這次 TKG的個展「緬甸史.X」,雍維回到家族被流放的災難起始點,從零開始,這是相對於「良瑞流亡辦公室」在本體論上的另一個新起點,也將在未來持續的發展。雍維的繪畫作為一種後結構主義式的歷史文本,認為在一個文本之外,中立、全知的觀點是不可能存在的。他以家族收藏的照片和他所搜集的檔案資料為基礎,融合了緬甸歷史與現代藝術的圖象學。雍維將照片與各種平面單色塊併置,使具象和抽象被重新想像為一個單一圖像,再現的照片和色域的分裂、位移,產生出一種解放的空間,這個過程是無法被言說的。而畫面中的單色塊切割和斷裂,便代表了傳統形式的瓦解。

 

畫面中的色塊對雍維來說是純粹的抽象,但有時也是有意識的選擇,而同樣的顏色也可能存在不同的意義。例如經常出現的白、綠、黃、紅,一方面為撣族旗幟的顏色;但有些時候,綠色也象徵了致命的緬甸政府軍 —塔瑪都(Tatmadaw)[1],代表印度的黃色指涉了緬甸的殖民時期,紅色則對應到血腥;黑色可能是一種未知、謎團,也可能是引用了美國單色繪畫藝術家阿道夫.弗雷德里克.萊因哈特(Ad Reinhardt);而紫色和藍色則是與皇室相關。當觀者觀賞這些畫面中的單色,通過詩意的轉換,可以變成各種延伸的想像,使抽象比現實更加真實。

 

出現在雍維作品畫面中的短語,來自於他父親的短語集。父親將短語寫在紙片上,以迴紋針收集固定,隨身攜帶多年,雍維將這些短語作為意符(signifier),如同家族歷史照片,是作品中意識的橋樑。在這次的新作中,他亦嘗試以新的畫面型態來結合這些短語,如《 X18(漸漸遺忘)》、《 X29(蘇巴吳基)》、《 X37(蘇賈盛)》等作品,構圖並非被色塊切分,而是用了整片朦朧柔和的背景色調,再將圖像和文字淺淺的融入,一種激進的非物質主義、純粹的哲學、極致詩意的展現。

 


 

[1] 迫害雍維家族亦對緬甸少數民族執行種族滅絕的緬甸國家軍事組織。

 


 

 

 薩望翁.雍維

 薩望翁.雍維於 1971 年出生於緬甸撣邦,為撣族良瑞王室後裔。其祖父蘇瑞泰,是緬甸在 1948 年從英國殖民獨立後,緬甸聯邦(1948–1962年)的第一任總統,並於 1962 年奈溫將軍發動軍事政變後死於監獄。雍維與家人被驅逐出境後流亡至泰國,而後再度逃往加拿大並於當地接受教育,現居、創作於荷蘭。雍維的繪畫和裝置作品,與其家族史、緬甸近代史及政治事件高度相關。家族照片為其作品提供了圖像語言之基礎,通過對國家事件的探索,其創作揭示出現有的檔案並非是一個國家的全部真相。雍維亦透過地圖網絡的方式,呈現出海洛因與安非他命等毒品、革命軍、少數族裔、礦業與石油、軍事武裝與政府屠殺等各種衝突,試圖從複雜政治局勢中梳理出秩序。

 

雍維獲邀參與過諸多大型國際展覽,包括達卡藝術高峰會(孟加拉,2020)、第九屆亞太當代藝術三年展(澳洲,2018)、第12屆光州雙年展(韓國,2018)、巴勒斯坦雙年展(耶路撒冷,2016)、施泰爾馬克之秋藝術節(奧地利,2016)、第12屆非洲當代藝術雙年展(塞內加爾,2016);並聯展於國立現代美術館首爾館(韓國,2020)、華沙現代美術館(波蘭,2018)、凡艾伯當代美術館(荷蘭,2018)、清邁當代美術館(泰國,2018)、愛爾蘭現代藝術博物館(愛爾蘭,2016)、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荷蘭,2016)等。其作品亦獲泰國清邁當代美術館、新加坡美術館所典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