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的海: 劉致宏 個展

3 October - 21 November 2020 TKG+ Projects

展期
3 OCTOBER - 21 NOVEMBER 2020

 

 

開幕

3 OCTOBER, 4:30 p.m.

TKG+ Projects 台北市內湖區瑞光路 548 巷 15 號 2樓

 


 

 

新聞稿 

 

劉致宏過往創作中,大多取材自生活周遭的碎片:巷弄中的盆栽、偶然遇見的風景、異地旅行時撿拾的話語,甚至是蚊蟲屍骸。這些凡常的碎片以繪畫、裝置、計畫等不同媒材表達呈現。劉致宏尤其擅長將這些「生活中的碎片」藉由獨到的美學觀、敏銳直覺重新編碼,轉譯為帶有語言形象的作品。藝術家將其理解為個人創作中的不同文類:短篇小說、詩、散文……等等。這種轉譯的技術,除了連結藝術家身體與作品間的關係──藉由身體進行之書寫勞動,亦表達「語言」堆疊時所衍生之情感上的感知──恰似流轉在語言之間的音韻或字元的形狀、排列組合帶來情感上難以言說的感受。更細緻地描述,劉致宏的轉譯方法,以接近書寫的身體行動,將採集的「生活碎片」轉換成看似可以被閱讀的形式。

 

劉致宏的這套編碼與轉譯,並不求意義的完全傳達,亦非將採集之碎片背後深意進行表述。而是藉由此般編碼與轉譯系統,設計一套「視覺語言」。無論是將聲音以圖像記寫記錄下來、將姿態各異的蚊蟲屍體作為字元進行排列、或是以繪畫語言表現在畫布上書寫的當代日常。許多因轉譯而造成的意義空缺,則被如同「密碼/另一種語言」所層疊出來的感覺所填充。這就像凝視著古代文明所遺留的碑文,在符號、文字未被破譯理解前,率先洶湧襲來的神祕感受。也因為其無法被明確翻譯的特質,這些作品看似輕描淡寫、化整為零,但是編碼集合所加乘的感受,卻比原有的文本說得更多更遠。

 

「無聲的海」望向的是一片當代經驗、遙遠彼方的「海」的意象,經由創作與書寫的過程,與文本保持忽遠忽近的距離,替作品創造更多容納抽象情感的空間。在本次展覽中,劉致宏使用聲波、閃燈訊號、電碼、旗號等作為部分創作的靈感,也藉此提示「時間」、「距離」、「意圖」與何謂「海」的存在。另一部分,透過身體勞動,將密碼的編譯作為各種「書寫行動」。以此書寫行動為標線,進而向遠方延伸、透過觀景窗所見的那一處彼方,便是劉致宏創作脈絡中對文學性的想像──更深入地追究,甚至與其繪畫思考相關。這個想像關係到,藉由字元的形狀、語言的排列組合(無論是視覺或聽覺)、 書寫者的身體感以及觀眾閱讀時的身體感受,在敘事與意義外觸動感性。這也回到劉致宏繪畫創作中進行的努力息息相關:透過身體的勞動書寫、透過筆觸留下身體感,並試圖讓觀眾通過筆觸去還原、想像繪畫過程身體運動的方式。劉致宏所陳列的諸多碎片,也藉由這般書寫行動(或源自繪畫的美學觀),篩選過濾掉大部分的雜訊,見微知著地將細微情感放大顯現。

 

「無聲的海」可以視為個人的脈絡整理,亦將過往分置於不同展覽的創作類型(繪畫、裝置、計畫型創作、行動),更有意識地凝結且標示彼此的關係,收攏於同一條脈絡線上。觀眾或可在這次展覽中,窺見藝術家處理不同媒材時,如何藉由編碼與轉譯、作品提供的可辨識的線索,帶領觀者踏上那一片遠方海洋的遙望。

 

 


 

 

藝術家創作自述

 

在閱讀三島由紀夫<午後的曳航>一書時,其中有個情節深深觸動了我。書中的少年於家中抽屜深處發現一個孔洞,透過孔洞可以窺探母親的房間,在那房間中有一扇能眺望到海面的窗。而那一片海,便是少年窺探房間中一切事件的背景;更精確來說,海是視線的終點,亦是房間中發散之感性最終去處。而那一片海,是無聲的海,未能傳達至抽屜孔洞的浪潮聲,所產生的空缺,則由房間中持續更新的感性所補充。 我私認為,這個情節與自己面對創作時的感受有相似之處。若那片海是創作中最根本性的、往往無法表達清楚的東西。創作脈絡中的各種實踐、常識,皆持續地去完整對於那片海的想像,藉由作品使其趨向立體、完整。

 

這次展覽,我規劃了六組作品。它們圍繞著海的想像展開,如船員揮舞的三角旗、閃爍的信號燈、長長短短的摩斯電碼,水手哼唱的歌謠,或在甲板上錄製的聲音。這些事物以某種規律排列、變換組合,成為無法直接辨識的語言。對我而言,破譯密碼或訊息本身為何,或許還是次要的事情;重要的是當它藉由身體的操作、表達,呈現出來的「密碼/暗號」所攜帶之感性。

 

展覽入口處<信號>一作,我試圖藉由身體直接參與的現地製作形式,讓作品與空間有更直接的關係。這關係建立在,將現場空間視作一艘陸上行舟,與「海」的意象連接,並使創作中的繪畫性不再縮限於牆面上的作品,使其擴展為整個展覽體驗。例如在地面上鋪沙,用耙子梳出三角手旗的形狀,它除了具有繪畫的特質,也藉旗號的編碼系統,讓空間成為傳遞密碼感性的介面。就像是少年穿越孔洞的風景,再更遠一些則是由作品開創的入口(展覽中其他的作品們),邀請觀眾望見「創作之海」的風景。而這些三角形的沙地,除了作為風景,更是水手揮舞的三角旗號,凹折藏匿著不可明視的意涵。

 

踏上<信號>後,我預期<明亮如夢的午後>所發出的閃爍燈光將會吸引觀眾的注意。我撰寫了兩段腳本,從展場對角處同時撥放,使其相互呼喚。這兩段腳本,以明滅的形式發送訊號,像是它們之間對話的語言,而我們無從辨識內容,甚至難以閱讀。在資訊、內容外,唯有密碼、暗號透過其明滅與節奏連結起觀眾情感上的感受。 靠近入口處的閃燈,它的內容取自於<伊勢佐木町藍調>這首歌,歌曲中橫濱港附近的街燈在海風吹過時被點亮、在汽笛鳴叫時被點亮。主角初次來到橫濱港時正下著雨,而他正面對著陌生的城市與未來。展場另一側的閃燈,內容取自<霧の波止場>一歌,歌詞描述搭船漂泊的遊子之鄉愁與夢想,並多次提起「霧裡的碼頭燈火搖晃著」,暗示對未知前程的不安。對我來說,這些燈光被點亮、熄滅、搖晃、閃爍,在這兩盞彼此呼喚的閃燈中,重疊了歌詞中的燈光明滅,以及其意表言外的情感。一樓櫥窗處的裝置作品<夜霧裡的碼頭,燈火微微搖晃>則將歌曲中描述燈光閃爍的歌詞,擷取出來單獨呈現。

 

<水手之歌>取自書中水手傳唱的歌謠,分別以繪畫與密碼的形式表現在兩塊玻璃之上。繪畫的部分,將玻璃上的環氧樹脂塗抹除,像在沾滿霧氣的窗上用手指畫出圖案;密碼的部分,將環氧樹脂以長長短短的水滴排列,如雨中的窗戶。他們是船艙中的窗景(或遙望「無聲的海」之孔洞),所有的意念與內容,皆重疊在光影之間的化為一禎風景。

 

2010年至2020年間,進行繪畫工作時,有兩塊畫布擔任具儀式性的角色。每一次工作,總要將白色顏料或黑色顏料,完整將其覆蓋,十年下來它們亦被反覆塗抹不下百次。像是運動前的暖身操,舒展身體防止抽筋,或讓自己更快進入創作狀態中。在重複性的塗抹中,它所層疊的不僅是顏料與筆刷的痕跡,甚至將十年的創作時間亦層疊其中。我想像著船隻出航前,岸上夥伴通過旗幟或肢體傳遞訊號,同語反覆,直到大家越過這些動作的意義,成為一瞬的日常風景般,提示著討海的生活感。在這次展覽中,也將展出這兩塊畫布,命名為<閃光>。對我來說,它們或許不起眼且單調,卻是這次展覽中最明確清晰的座標。

 

<海平線的朗誦>由高雄港與橫濱港船員的訪談,與<午後的曳航>書中片段進行拼貼,透過軟體將音軌的圖像以3D列印轉換為立體雕塑,內容關於船員們在航海時的特殊身體經驗。這件作品的基因源自過去我進行的「聲音地誌」計畫,將地方的聲音以圖像記譜或文字書寫,將聲音主觀地轉譯為可被閱讀的視覺語言。而<海平線的朗誦>有別於「聲音地誌」計畫以平面記譜,更試圖將聲音視作空間中三維的量體,並在視覺之外連結觸覺,以擴張聲音轉譯的層次與豐富度。

 

<盆栽>一作,靈感來自台灣的巷弄中跨佔路面的盆栽,品種、容器、姿態各異,綜觀來看卻形成了一套字元似的狀態。彷彿盆栽們是人們於公共空間中使用的另一套語言,將個人的觸手伸進公領域中。我透過路上觀察,將這些盆栽重新繪製,用繪畫的身體感試著揣摩擺放盆栽的人們,所揣懷的意志。這些如字元般被排列於路面上的盆栽,像書寫時以語言佔領白紙,使空間的內容產生變化,甚至影響了人們對空間的觀感。透過繪畫,我能過濾掉不必要的細節,放大盆栽的個性。

 

「無聲的海」這檔展覽,各異媒材間,皆關乎編碼、轉譯,以及這些密碼自身所具備的氣質與個性。更準確地說,這一些都與「繪畫」息息相關,透過身體的勞動,將不可見的事物以視覺化的方式,將其分離出來,並強化之中的細微感受。在「無聲的海」的想像中,聲音無法抵達、訊息無法完整傳遞,許多難以言說無從辨識的感性紛沓而至。而這感性,與孔洞到海之間事件、風景交錯融接,填充其空缺。

 

 


 

 

劉致宏

 

劉致宏,生於臺灣新竹。現職自由藝術工作者,生活、工作與創作於臺北。劉致宏近年的繪畫創作持續關注在生命的體認與生活經驗的捕捉,用日常的角度編構敘事並賦予詮釋,讓情感與圖像緊密扣合。他的創作類型涵括了繪畫、裝置、影像、現成物、印刷出版物等,並聚焦討論在「材料/拾得/能動性」、「語言形式的轉化」與「在地關係連結」 等面向。近期個展於橫濱象鼻公園(2019)、慕尼黑藝術公寓(2018)、東京日動畫廊當代館(2018)、台北國際藝術村(2016)、台北市立美術館(2014)…等。